学术咨询服务,正当时...... bobapp官方下载 是可靠的bob网络 专业学术咨询服务平台!!!

学员野战演练中防化医学模块化训练的实践与思考

发布时间:2021-07-05所属分类:医学论文浏览:1

摘 要: [摘要]化学、生物、放射和核(CBRN)威胁可能造成大规模伤亡,是战场防御的重点内容。CBRN武器医学防护学是军队医学院校学员的必修课程。该文介绍了野战演练中防化医学课程设立的以防护姿态通过污染区、操作防化装备、化学攻击后的现场救援和化学污染伤员早期

  [摘要]化学、生物、放射和核(CBRN)威胁可能造成大规模伤亡,是战场防御的重点内容。CBRN武器医学防护学是军队医学院校学员的必修课程。该文介绍了野战演练中防化医学课程设立的以防护姿态通过污染区、操作防化装备、化学攻击后的现场救援和化学污染伤员早期救治4个模块的训练内容,以及将各模块整合到全功能性演习中的实施过程;讨论了在野外军事医学综合演习过程中模块化设计的思路和学员借此训练应建立的防化医学核心意识。模块化训练可为CBRN防御医学野战演练的有效实施提供新的借鉴。

学员野战演练中防化医学模块化训练的实践与思考

  [关键词]防化医学;野战演练;模块化;训练;学员

  我军基层部队卫生连和各级军队医院的医务人员大多毕业于军医大学。为帮助学员在军事任务中获得准备、组织和开展卫勤保障工作的部分概念性和实践性经验,军医大学以完成临床医学、军事医学和军事卫勤等所有医学课程学习的本科生为对象,每年举行军事医学综合演习(IMME)。IMME对学员未来的履职能力和各种非战争军事行动卫勤保障能力的培养,是至关重要的一步[1-2]。化学、生物、放射和核(CBRN)武器袭击及相关的恐怖行动、泄漏事件都可能造成批量伤员,是战时医学防御和平时应急救援的核心任务之一[3]。针对不同的CBRN响应人员,如急救人员、医院第一接诊人员,有研究[4-6]提出了不同的培训内容和培训重点。CBRN武器损伤防治是IMME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在演练最后阶段的功能性演习中,核化生武器分级卫勤保障是重点内容之一。各军医大学的CBRN武器医学防护学课程由防原、防化、防生等3个教研室共同完成。现就防化医学课程建立的培训模块,包括防护、洗消、抢救和治疗等内容,简要介绍如下。

  1年度IMME的野战演练概况

  IMME模拟实战情景,旨在培养学员处理实际问题的能力,使学员掌握战伤急救技术、治疗措施和卫勤保障的基本程序。IMME为期约2周,通常有临床医学、军事预防医学、高原医学、检验医学和护理学等专业的300~500名学员参加。

  1.1演习想定和想定导向的卫勤保障每年IMME前,由军事卫勤教研室负责根据训练需求、军事现状和作战模式的发展而设计不同的演习想定。一个深思熟虑的想定是训练的起点;它为学员搭建一个舞台,供学员把在临床医学、军事医学、军事预防医学等方面学到的知识运用到具体的演练想定中,完成作战部队需要的卫勤保障任务[7-8]。例如,演习想定在山区的边防行动,其目的是规划和实施卫勤保障。一旦宣布这一设想,所有的人员分配、装备设置和卫生服务活动都将围绕任务的目标进行。根据边防山区的作战背景和化学武器袭击后的伤员救护任务特点,学员应该明确,森林密布的山区会减慢化学战剂(CWA)的扩散,使CWA具有更高的局部浓度和更长的持续时间。此外,CWA更容易在山谷里流动,士兵应该运动到坡顶或山顶上。在山区环境中,应考虑选择适当的后送交通工具或直升机降落地点。

  1.2野战演练中防化医学训练的目的化学武器袭击比常规武器可能造成更严重的伤亡。防化医学是军事医学学员的必修课,是一门针对化学武器伤害的医学防护专业课程。防化医学课程内容包括化学中毒机理、临床表现、应急救援和治疗措施,以及在化学攻击或有毒工业化学品有意或无意释放时的卫勤保障对策。野战演练的目的是通过接近实战的演练过程,全面提高学员对防化医学理论知识和专业技术的理解。这将是学员在化学武器袭击和紧急化学事件应急响应中开始“处女航”的良好开端。教学方面的一个重要部分是设计防化医学的实践,希望通过野战演练,提高学员在实际任务中全面运用防化医学基本理论、基本知识和基本技能的能力,提高学员在卫勤保障中的组织指挥能力。

  相关期刊推荐:《临床军医杂志》(ClinicalJournalofMedicalOfficer)(月刊)创办于1973年,面向全军医辽及其它医疗单位的临床军医,通过国家邮政局和中国国际图书贸易公司向国内外公开发行。设有:论著、临床实践报告、调查报告、技术与方法、综述与讲座等栏目。

  1.3IMME过程及涉及的防化医学活动

  1.3.1IMME的主要演习内容IMME通过战备等级转换,救治机构开进、展开、撤收,模拟伤病员分类、救治和后送;在近似实战的条件下,组织特殊条件下的卫勤保障活动[9]。演习内容包括:(1)在教员指导下,学员观摩和实践军事医学相关技术操作程序、步骤的示范性演习;(2)以演习方式在实践中考查、检验参演学员对军事医学和卫生勤务学基本理论、基本知识与基本技术的掌握程度及运用情况。通过演习,有助于全面提高参演学员的军事医学综合素质和卫勤指挥、机动、保障能力。

  1.3.2IMME的日程安排第一天,完成演习各项准备工作后宣布命令、动员,进入一级战备,物资装载好后紧急集合,从学校机动到演习基地,到达基地后展开救治机构。第二天,分别进行CBRN武器医学防护学的装备操作、疫情调查和现场抢救的示教和演练。接下来的数天,进行帐篷式教学,通过小组轮训,使学员了解各帐篷组室的任务和工作流程,了解在遭遇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时如何组织和开展卫勤保障;学员必须在各帐篷组室内学习和实践,教员评估学员的基本知识和专业技能。最后,进行全功能性演习,开展综合实践和评价,展示学员在过去两周所取得的成绩。

  1.3.3IMME中的防化医学活动为了将防化医学有机地融入IMME过程中,我们设计了以下几个模块:以防护姿态通过化学战剂污染区;操作防化装备;遭到化学武器攻击后的现场抢救;救护所中化学污染伤员的早期处理。

  2防化医学模块化训练在野战演练中的实施

  近年来,根据上级要求,我校对新版《化学武器医学防护学》的知识体系和内容进行了全面更新,增加了贴近部队需求的医学救援队建设、化学战卫勤保障等章节[10]。我们将新的教学内容与野战演练的训练要求、外军的训练要求[11]等紧密结合,设计并实施了以下4个模块的防化医学野战训练。

  2.1模块1:以防护姿态通过污染区域自我防护和部队运动模块的设计目标,是指导学员在迫在眉睫或已发生的化学威胁环境中行动时采取相应的对策。本模块的教学内容以预防化学中毒伤害为重点,直观地展示了使用化学武器的目的、递送方法和伤害特点。要求学员熟悉个人防护装备和雨衣、雨靴、塑料布等简易防护材料的性能,掌握快速通过化学污染区域时的单兵防护技术。实施过程是部队在行军途中突遭敌化学武器袭击,我部立即派出侦检组,迅速查明毒剂种类、分散方法和浓度,并标记染毒区域,向指挥官报告情况。指挥官根据报告情况,一旦决定迅速通过受污染区域,需尽快指示部队采取防护措施,如使用制式防护装备、医学预防措施和(或)简易防护材料。

  2.2模块2:操作防化装备良好的防护装备和训练,是预防化学武器损伤的重要手段。个人化学防护器材主要包括防毒面具和防护服。正确应用个人防护器材是对军医学员的基本要求。在指导穿脱个人防护器材时,应注意保证面具和防护服的气密效果。在化学伤员应急救援中,医务人员需要操作不同的CWA侦检装备,以备他们单独工作;还需要评估可能被污染的水和食品的可食用性。在本模块中,通过示教和实际操作的方式,使学员掌握CWA侦检仪和监视器、检测纸、CWA野战化验箱、个人消毒包的工作原理和具体操作方法。这一模块是关于主要防化装备的专门知识培训。良好的操作和应用能力可为后续培训奠定基础。

  2.3模块3:战场救援(搜索和撤离)当遇到化学攻击时,现场救援是挽救生命、保持战斗力的关键阶段。这通常由战斗人员、随队医护人员通过自救和互救来实现。军医学员须熟悉战场救援的技术和流程,不仅为了以职业参与者参加救援任务,而且为了将来指导和训练士兵的战术战伤救护(TCCC)。这一模块是整个演习中难度最大的部分,因为它最接近实战和挽救生命的要求,且时间有限、任务复杂。化学事件救援需要最有效的组织与合作。化学武器攻击易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因此,可能需要上级医疗机构的支持。在这种情况下,可指派一个化学救援队帮助救援化学污染区的伤亡人员。救援队从上或侧风方向迅速进入染毒区,查明人员伤亡情况,实施现场急救。急救措施的优先顺序通常是伤员防护、注射解毒剂、挽救生命和(或)肢体、立即和大体洗消、将伤员转移到污染区外。但应视情决定实施的急救措施和顺序。本模块鼓励学员积极思考,通过自己的规划和实践解决问题。学员须就行动计划提出个人意见,包括行动背景的设置、模拟CWA的分散方式、选择伤员集中点候选地点、伤员组成与模拟、救援队组成及携带装备等。教员负责检查整个程序,并在需要时进行适当调整。这样,学员理解、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有望得到锻炼。

  2.4模块4:在二级救护机构中毒伤员救护组中早期处置化学污染伤员IMME设立的战斗支援医院,是典型的二级救护机构,从战场上后送的伤员被送往该医院。对于化学污染伤员的处置,中毒伤员救护组是救护机构中非常重要的组室。本模块的培训目标是了解中毒伤员救护组的任务、人员组成、装备、针对各种CWA的医疗对策、运行流程等。中毒伤员救护组室的工作人员分为分类、检测、洗消和运输等功能单元。任何能承受洗消过程的伤员都应在洗消结束后在清洁区接受治疗。一些紧急医疗将由在污染环境中接收伤员的分类军医和护士完成,以及在洗消过程中由医疗监督的医务人员进行。单纯污染伤员或有轻微伤害的污染伤员可在洗消过程结束后返回工作岗位。已完成洗消的伤员将转移到清洁区接受治疗组处理。该治疗组的工作人员均受过良好的化学损伤救治专业培训。与美军和北约野战手册的要求不同[12],我们在野战演习中设立这一特殊治疗小组,可以方便、高效、专业地处置化学伤员。中毒伤员救护组室中的伤员可能会被分流:(1)返回岗位;(2)临时留滞(观察);(3)根据中毒以外的伤害转移到相应组室;(4)后送到更高级的医疗救护机构。本模块有很多学习点和训练技巧及程序。学员需要了解中毒伤员救护模块的功能及其要求。在IMME训练中,一些在军事医学研究中发展起来的新方案也可作为防化医学发展的趋势而整合进来[13-14]。

  2.5培训评估评估是提高教学质量的重要环节。野战演练的学习目标确定后,整个训练过程的设计和实施应考虑训练内容、课时和方法、装备操作、分组操作程序等。在每个模块训练结束后,对学员进行本课程学习点的口试。技术和响应程序的另一种评分方法是由教员在每个模块的培训后以及最终的功能性演习中进行观察和评分。事后评估是一种很好的方法,它可以强调应吸取的经验教训,使学员对整个演习过程以及一些关键技术和程序的操作细节有更深刻的印象[15]。

  3讨论

  CBRN武器医学防护学课程涵盖了化学、生物、放射和核等不同伤害因素造成的损害。在本文中,我们试图集中讨论与防化医学有关的问题。结合防化医学在CBRN培训中的主导作用和我们近年来在防化医学教学培训方面的经验,设计并实施了模块化野战训练方案。

  3.1模块设计原理在IMME中,模块的设置与课程的训练任务紧密相连,想定的设计是以模拟救援真实的化学攻击或事件的方式进行的。在设计这些模块时,应注意作战部队的实际需求与医学院校学术要求的教学目标之间的关系,使防化医学的实践教学能够合理、系统地融入野战演练和功能性演习中。一方面,这些模块之间相对独立,使得个性化模块或组合式的定制培训适合不同的学员和目标。另一方面,这些模块从理论基础、操作技能、综合判断和问题解决等方面有机地涵盖了整个培训内容。学员在模块间转换时可以自由地学习和实践,而不必拘泥于教科书中理论体系的顺序。演练的生动场景,有助于学员深入了解战场防化医学任务,掌握完成任务所需的基本理论和技能。尽管学员在最后的演练中扮演了不同角色,但是在此之前,每位学员都学习了每个模块的所有内容,这意味着不同的角色扮演者是可交换的。因此,防化医学的培训和实践过程既包括整体的概念学习,也包括具体任务和技术的详细培训。见图1。

  3.2防化医学要求学员树立核心意识在每年一度的IMME中,我们不断更新防化医学课程主题,使之更加符合作战部队的实际需要。通过设计不同的但相互关联的模块,为学员提供了一个平台,以培养他们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在IMME训练后,学员应树立以下对防化医学的重要认识和意识,并将其推广到整个CBRN医学防护学的训练中。(1)防护意识:学员应了解并正确操作防护装备,考虑应用预防药物和预防措施,根据污染区进行防护,以及把握适当的防护时机和时间;(2)抗毒意识:考虑到CWA的性质、危及生命的主要表现以及全身支持治疗;(3)洗消意识:考虑到洗消方式、基于CWA的洗消、基于污染的洗消;(4)时间窗意识:了解不同CBRN损伤的抢救时限,考虑医务人员和非医务人员提供的救护、速杀型CWA、持久性CWA。综上所述,我们设计和实施的防化医学模块化课程培训,可为军医学员有效开展CBRN医学救援训练提供较好的范例。

  3.3关于建立适合我军三防医学训练的思考强军兴军的目标要求我们要逐步走开军队院校教育、部队训练实践和军事职业教育“三位一体”的人才培养道路,不断提高人才培养质量[16]。院校教育是学员系统掌握专业理论体系、了解最新科技进展、建立创新思维方式和培养解决问题能力的阶段。军队医学院校学历教育阶段的军事医学综合演习是体现院校教育面向战场、面向部队、面向未来的重要环节[17]。本文介绍的模块化训练融合在综合演练过程中,三防医学演练总体时间安排紧凑而紧张,演练内容安排是粗线条和程式化的,重在培养学员概念性的知识和经验,也可看成是岗位任职之前的热身。随着虚拟仿真、增强现实等技术的不断进步,将其结合到教学和演练过程中,可提供更加丰富的演练情景,在直观性、完整性、趣味性、操控性等方面都会显著提高。部队训练是理论与实践结合的过程,是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过程,借此人才得以锻炼和成长[18]。任职教育可以通过自学、进修、培训、参加学术会议等方式进行,而军事职业教育是军队专业人才成长中不可缺少的学习方式。军事职业教育有明显的岗位针对性和专业指导性,属于提高和进阶式学习。在多年的任职培训教育中,我们注重贴近部队训练需求,突出操作、行动、规程,采用案例分析、桌面推演、虚拟仿真、演习等教学手段,同时编撰一系列实用的训练指导手册。下一步,我们还将利用军队医学院校的卫勤训练基地,将任职教育与三防医学的基地化训练相结合,在更高的平台上开展任职教育。军医大学应加强师资队伍的能力建设,使其既能承担应急响应行动的基本任务,更能在任职教育和指导部队训练方面发挥专家职能,使任职培训课程为部队培养专家和教官,为提高部队训练质量做出贡献。——论文作者:但国蓉,赵远鹏,程晋,赛燕,叶枫,陈明亮,董训虎,唐禾,赵吉清,邹仲敏

投稿方式: ·邮箱: sdwh_2001@126.com投稿时邮件主题请写明文章名称+作者+作者联系电话
·在线: 学术咨询服务正当时
bobapp官方下载 专业提供bob网络 的平台 学术咨询服务正当时 论文发表咨询

稳妥投稿期刊

最新医学论文范文

最新论文发表问题常识

各行职称论文范文

医学bob网络 常识

推荐期刊杂志

学术期刊目录